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妻子与别人偷情,我巧遇情夫的妈妈作者欧歌
妻子与别人偷情,我巧遇情夫的妈妈作者欧歌
(1)
我叫吴来,是一家专门经营对外水产出口公司的老板,因为生意的缘故,经常就得出国淡生意,回国也常跟手下员工出去酒吧联系感情。
直到有一次吴来从美国出差回来,因为这一趟做成了一笔大生意,实在是值得高兴及庆贺的一件事,就想着偷偷回去跟可爱的妻子分享一下喜悦之情。
谁知,吴来打开门看到的却是妻子与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在床上翻滚着。
这男的吴来也认识。正是妻子公司的新人林明。还来吴来家坐过客。吴来实在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心痛吗?痛。当时吴来就直想冲进去直接结果了他们这对奸夫淫妇。
但是他忍住了。因为他本人也不是什幺好人。平时也淫别人的妻女。但只是实在想不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已。
当时吴来就用手机偷拍了几张,然后还原了现场,退出了家门。现在只想去大醉一场,再回来跟妻子摊牌离婚。因为是妻子出轨的错,吴来也是一分钱都不想给她。
在路上走着,然后,远处一个霓虹灯的广告牌吸引住了吴来的目光。
“今夕如梦!”广告牌上贴着四个大字,在霓虹灯照耀下清晰可见,吴来马上就进去了,因为这是这附近最好的一个酒吧。
十一点钟的时间,酒吧里依旧是人生鼎沸。
刚入酒吧,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dj歌声,血液顿时被这歌声带动,沸腾起来,不由扭动起了身体,似乎这样就能忘记刚刚的痛。
酒吧的规模不是很大,中央有一个高大的台子,这是领舞跳舞的地方。在四周,摆放着一个个小小吧台,每个玻璃吧台旁边摆放着四张无靠座的椅子。
此时,酒吧里的气氛非常活跃,酒吧中的所有人都开始离开座位跳动起来。
突然,一个坐在中央吧台的女性吸引住了吴来的目光,那是一个年龄看上去大概在三十左右,气质成熟的女性。
这类女性,吴来在酒吧里没少见。一个女人,长相好看,打扮靓丽,但又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喝酒,不是感情上有问题,就是事业上失败,寂寞女人,是最需要安慰,而酒吧又是一个创造激情的地方。
但吴来今天却没有多少兴趣。毕竟他现在只是来买醉的。也只是想醉。
“服务员小姐,请问酒吧里现在还有位子?”吴来对身边一个服务员打扮的女性问道。
女服务员看了下记录本,对吴来说:“对不起先生,酒吧里现在没有单独的位子了。我去看能不能跟那位女士商量一下,让你坐她那里?”她指着那个让吴来眼前一亮的女人。
吴来无所谓的道:“随便。”毕竟来买醉的话,坐哪里,跟谁坐都没关系。
这时,那名女服务来到那女人的身边说了些话,那名女人的目光向吴来投了过来,然后注视他一阵,可能觉得满意吧,就用微笑的表情对女服务员说了几句,接着继续喝酒。
“这位先生,那位小姐已经同意我的请求,您现在可以过去了。”
“谢谢。”吴来掏出三张百元人民币放在女服务员的手上,笑道:“给我来些度数高的酒。”
“小姐,谢谢你!”吴来背对着唱台,坐在女人的对面微笑道。
突然吴来的瞳孔微微放大了一下。这女人也太风韵犹存了吧。在吴来看清楚她之后,那猎艳的心又不安起来了。毕竟本身就不是好好先生,男人有钱哪个不变坏的。特别是在刚刚经历了妻子的事之后,吴来更是觉得自己以前是不是太乖了,太把妻子当一回事了。
女人抬头看了吴来一眼,也没有说话,就接着自顾自地喝酒。
对于这种情形,吴来见多了,毕竟还只是刚刚见面,接着说道:“小姐,你要是有什幺心事或者烦恼,不妨告诉我,我愿意聆听你内心的痛苦与烦恼。”
女人抬头看着吴来,这回她的目光停留时间比刚才长了点,不过很快又低下,接着继续喝酒,也不理会吴来,拿起牙签就着吧台上的西瓜,放入那红润嘴唇的口中。
这时,女服务员拿酒来了。
“谢谢,多少钱?”
“六百六十六。”
吴来知道酒吧有时候会故意拿些好像吉利的数字来定价,就笑着拿出七张百元人民币放到吧台上,说道:“不用找了。”
随后拿起一瓶打开了的酒,看着女服务员微笑说:“服务员小姐,谢谢你让我跟这位美丽的女士坐在一起喝酒,我敬你。”
说完吴来仰起头,喝下瓶里的酒,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但是被响亮的dj歌声掩盖去了。
看着面前这个男子的所作所为,对面的女人似乎来兴趣了。因为吴来看起来眉清目秀,配上眼镜,给人一种斯文,羸弱的感觉,女人可能是没想到吴来身上居然有这种豪气。
一瓶酒就这样被吴来灌到了肚子里,看着对面女人投来兴趣的目光,吴来就知道今晚有可能共度一宵了。
“小姐,相逢就是缘,不如我们认识一下,我叫陈三,不知你的芳名?”吴来准备搞一夜情,当然不会给她真正的姓名。
“秦紫烟”
吴来也知道这名字八成不是女人的真名,也不在意,就笑道:“紫烟,好名字,人如其名!”
“这话怎幺说?”秦紫烟目光里投射出感兴趣的眼神,对面前这个斯文男子产生了点兴趣与好感,而这也正是一个男人吸引一个女人的地方。
“这个想必令尊也是一个有文化的文化人,因为一般人是想不出李白大师的经典名句的。只是……”吴来低头沉吟道。
“只是什幺?”她好像也十分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只是……我说出来你可不能生气喔。”
“是是。不生气,绝对不生气。”可能吴来帮她解了闷吧,这个寂寞的女人现在用向跟情人撒娇的语气对着吴来说。
“只是你妈妈是不是叫照香炉的?”
“扑哧!”女人被吴来逗的花枝乱颤,吴来现在觉得可能她就是想利用这个假名测试一下对方的幽默程度吧,随后她娇笑着道:“你这人还真有意思,好好的,就说起我妈来了?”
“嘻嘻,紫烟小姐,你终于笑了,其实你笑起来的时候是很好看的,”吴来看着秦紫烟说道:“看你独自一人坐在这喝酒,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是家里出了问题,还是事业上?”
吴来注意到在自己说到她是不是家里出问题时,秦紫烟面上的表情凝固住了,直到自己说完才放开。
“好了,不谈那些,你也不要逗我笑了。”秦紫烟看着吴来笑着说:“看你油嘴滑舌的样子,一定是个花花公子吧。”
“我就一跑业务的,嘴巴肯定得强些,谁会想跟我?”吴来一副认真表情说道:“说到我家那可恶的资本主义家,剥削的我可厉害了~”
“我,不,信!”秦紫烟一字一顿说道。“看你这样子就不像个跑业务的。
”接着又开始灌酒,当她放下瓶子时,吴来看到已经喝完了,要不是看她醉眼如丝的样子,吴来还以为是女中豪杰呢。
看她还想再叫酒的样子,吴来忙道:“我这里还有,反正我一个人也喝不了,大家一起喝吧。”接着拿过三瓶“高度数”的酒放在她的面前。
秦紫烟也没客气,也没看度数,瞄了吴来一眼后,拿起瓶子就喝了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半小时在两人聊聊停停中过去了,两人也从不认识又话少变得熟悉和话多起来。
可能在这样的气氛下,女人的沉闷也被吴来开解了不下吧。酒不知不觉地也喝下不少!而这也正在吴来的设计之中。
“呵呵!讨厌,怎幺说黄色的~”秦紫烟笑出声来,因为喝多了酒,此时脸色发红,有时跟我说话也有些答不上来了。
“呵呵!男人嘛,总得有几个笑话防身。”
“好了,太……晚了……”女人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女士手表,说道:“我要回……回……去了……”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