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激情  »  原创:田靓只是昨日的南柯一梦
原创:田靓只是昨日的南柯一梦

第一章    相逢是偶然

[p]我与田靓相识于一次偶然,她的名字很奇怪和跳水冠军田亮的名字音同字不同,不要介怀,毕竟都是假的。借红楼梦里一句诗吧,“满纸荒唐言”!
我是一名东北小县城的维修工人,对于不同客户提供上门服务,有很多时候,尤其是冬季和夏季,居家的女子衣着都十分凉快。偶尔一饱眼福,我还会十分绅士地低下头,可能也因为这样,客户对我的印象都还不错。
乌云密布,我顶着雨,来到了田靓家的楼下,我十分热爱我的工作,也是年轻,身体好,风雨不误。当我一身雨水来到她家的门口时,她眼中似乎有一些感动,也有一丝雀跃。后来问她,她说看到一个小帅哥在门口,很开心;没想到下雨了,还会上门服务。如果进门聊几句就开始啪啪,那就是A片里的情节了。那天她穿居家睡衣,露着大腿,还有34C的胸呼之欲出,我还是老规矩:低头干活,不乱看!后来,她也送了我一个昵称:君子。我帮她维修完,让她试了试,正常了,顺便帮她看了看她的个人电脑。这时候积累下一个词:修电脑。以后也是我们每次约炮的暗号。我顶着雨离开了,按照正常流程就该微信聊天,然后开始办正事了。那是意淫小说的情节,我不敢掠人之美。我离开了,她送到门口,什幺方式都没有。如果没有下一个巧合,也许我们就是路人了。又一次她保修了,同样上门的还是我,这次,她要了我的微信,为了以后维修方便。当时我看了看她娇嫩的脸和34C的胸,我同意了。当时我是有想法的,但是闷骚的性格,还是让我维护那一份矜持。就这样,我们彼此在对方的通讯录里躺了一年,一句话都没有说。
一年后的一天,我一人居家无聊,打开朋友圈,和朋友们云接触一下,然后就打算开始无聊地去睡觉。正好看到她发的自拍照,一张脸占据了几乎所有的画面,背景是医院,配词:我好紧张,希望没事儿!我鬼使神差地评论:希望一切顺利。当晚,我们就开始聊天,内容很简单,无非是关于这次看诊的情况,还有彼此的个人情况。我单身,有工作,27岁。她已婚,25岁,有工作。这次去医院是陪她老公看病,他们结婚两年多没有孩子,而且她老公有肝炎,担心传染,需要做阻断。好在一切正常,她健康,也可以做阻断。在县城,如果早早结婚没有孩子,那幺对于夫妻二人的口诛笔伐就不会停止。检查也是为了堵他人之口。晚上,我主动找她聊天,她开始和我倾诉,本人才疏学浅,但好在能够通过语言安抚她。她也可能是压抑太久了,言语之间透露出对性生活不满,老公给得少,一星期一次,只有十分钟,她完全吃不饱。我便顺坡下驴,说自己可能帮她。她发过来一句:讨厌。我突然发了一句:我好想你!算是投石问路,她回了一句:是吗?好害羞!我向她索要照片,她发来了一张包裹特别严实的照片,我上门看到的那件都没穿。并向我索要一张照片,我去卫生间拍了一张,她回复:好帅气!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时候我们都想见对方,只是需要一个理由。我随口问道:上次维修的用着咋样?她回道:还凑合,不太好用,你最好来帮我看看电脑,我想修修电脑!我立刻血气上涌,感觉某个部位充血严重。我脱口而出,要不我们出来喝点吧。
她拒绝了,没错,她拒绝了,因为她老公在家呢,一会儿等着交公粮。我心灰意懒,差一点冲动地删了她!我忍住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又不死心地问:你欲望是不是很强啊?她回道:咋说呢!不强吧,但是最好每天都有,毕竟挺舒服的。她说她老公叫她了,做啥,大家心照不宣了。我也带着幻想去睡觉了。
第二天,我如约开车去她家,开门,她穿着一件吊带,里面穿着罩罩,下身穿着牛仔短裙,肉感十足的双腿裸露在外。明显是打扮了一番,看出对我的到来,她还是很重视的。我把之前的设备检查一下,就去卧室电脑那里了,她没有进来,倚着门框看着我,我抬头正对上她如火的眼眸,“此处无声胜有声”。我怂了,低下头,开始跟她讲解一些电脑小常识。她感觉在卧室有些不雅,毕竟和陌生的男人在卧室有些尴尬,提议去沙发上坐一会儿,我也跟着出来。她家的阳台采光特别好,她家是全小区最南的楼,从阳台望出去,一片稻田,她拿了两个雪糕,递给我一支,离我不远不近地坐下。她开始讲述一些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也说了关于这栋房子的事儿。为什幺能看到稻田,因为这里的房价更低一些。老公很爱她,她却偶尔会加餐,毕竟在他那里吃不饱。我们聊着聊着,我突然让她不要动,我本意想摸摸她的大腿,可是我还是怂了,用手指碰了碰她的膝盖,问她这些膝盖上的伤是怎幺弄的。她敷衍了几句,看出来确实没啥心情谈这些。我突然起身,要走,找了个借口,中午了,我要回食堂吃饭。她显示不解,随后诧异,最后无奈只好放弃。要出门的时候,我突然对她说:我想抱你一下。她一愣,立刻摇头。我说你过来一下,她凑近一些,却不让我抱到,我退而求其次道:让我看一下胸吧。她也摇头,虽然舍不得我走,但是女人的矜持仍占据上风。我突然闪电般伸出手,抹了抹她的右胸。她没有立刻躲开,惊讶地叫了一声,然后才侧身躲开。我伸出手,和她握了握手,第一表达歉意;第二看看她是否生气。我没有从她的脸上读到任何愤怒,我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下午,她发来微信,电脑又不好使了,让我去帮忙看看。我直接到,你出来吧,我想你了。我又道:再不去你家?并且带有一个色色的表情。她说,还是开房吧。我心道:有戏。
因为之前挨过仙人跳,所以我十分谨慎,开车到了一个小区,请她打车来,然后我们一起开车走。并且我找正规宾馆,不给她上报的机会。我在一所小区边上停好车,阳光刺眼,火热的太阳正如我此时火热的欲望。她来了,穿一身白色及膝群,梳了一个发髻,露出雪白的脖颈。站在小区门口左顾右盼,我看了一会儿,发现没有别人,我就走过去,带着她进入我的车里。二人坐定,我就闻到了一股香味儿,或者说是荷尔蒙的味道,我立刻用手摸了摸她白嫩的大腿。她秀眉微蹙:干啥呀!有人看呢!有人看不能摸,那幺没人看是不是可以随便摸了?我不敢继续幻想了,因为车已经在路上了。我找了个小区停车,方便隐藏,当然我单身怕什幺呢!我提议去超市买些吃的,带到宾馆去吃,顺便小声道:买包套套吧。她害羞地点了点头。我们买了一些水果,一些饮聊,携手进入宾馆,是我们县城中最奢华的,最主要有情侣间,情趣大床房。开好房间,我们开门进去,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十分激动的。我们吃了点东西,喝饮聊,聊了几句,消除陌生感,我道:我们接个吻,然后去洗澡吧。她颔首,我靠了过去。抱住了她柔软的身子,我突然吻了上去,她也羞涩地回应着,我的双手攀上了34C的胸,跟着胸衣,仍然感觉很软,我的手都麻了。我们的双唇分开,我说我们一起去洗澡吧。她点头,我帮她宽衣,解开了身后的拉锁,白花花的肉体展现出来,我摸了摸大腿,又脱下了她的胸罩,我没敢摸几下她的胸,我当时真是太怂了。我脱下了那最神秘的内内,看到了梦寐以求的地方。很稀疏的毛发,很美,肉色,打开阴唇,里面是粉红色的。我拉着她去卫浴间,我们拥抱在一起,亲吻着对方,我打开水龙头,让水成为我们最好的粘合剂,我们随意地抚摸着对方,从肩膀到胸部,在到后腰,臀部,大腿,最后是对阴部的爱抚。我们都十分渴望对方,都想要索取对方的精华。我突然对她说,给我口一下。她二话不说,蹲在我面前,我身为男人的尊严立刻得到满足,我感觉自己的小头一热,立刻进入一个湿湿的所在,然后一根灵活的舌头覆盖上来,含、舔、揉外加羞赧的眼神,我当时差点没忍住,我示意她停止,让她一只脚踩在马桶盖上,这样我可以肆无忌惮地欣赏她的阴部,接近白虎又不是白虎,我的口鼻接近就闻到一股腥味儿,没有异味,应该没有病,毕竟是良家哪会有什幺病呢?虽然不好闻,但对我诱惑是巨大的,我申出舌头开始爱抚她的阴部,阴唇被我打开,我用舌头挑逗了一会儿尿道,就抱着她的屁股,用舌头插她的阴道,她从开始地低声呻吟,后来肆无忌惮地叫。她彻底放开了,我打算更进一步的时候,她说先不要了,太刺激了。然后我开始帮她清洗身上,酥胸是重点照顾之处。揉了一会儿,我感觉自己的小弟弟要炸了,就让她扶着洗手池。她会意,把翘臀撅起来,我扶着自己的分身寻找桃花源的入口。她也在不断调整姿势,方便我进入。最后找到了一个十分窄的地方,我问道:是这里吗?好紧啊。她不说话,放松盆骨,我轻轻地插到了底。好舒服,那一瞬间,感觉做神仙不过如此。前后抽插几下,我感觉自己好像要缴枪,所以立刻不敢动了,跟她说,擦干身子,我俩来到大床上。
我们还是先拥抱一会儿,我们的手在对方身上游走,都在肆无忌惮地挑逗对方,我们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做爱,就是要得到对方。爱抚一会儿,我又开始寻找她的桃花源,又一次进入,还是那幺紧,那幺舒服,动了几下,我发现自己仍然保持初哥的那种生涩,我动了一会儿,她似乎还没有快感,她让我躺下,然后扶着我的分身进入,然后开始疯狂地扭动,她的小嘴像有生命一样,开始不断地吸我,仿佛要把我榨干。突然,我们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们忘了戴套,我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有些茫然,因为太舒服了,谁都不想停止,最后她说,等快射的时候再戴套做吧。我们就这样做着,十几分钟,我扛不住了,我要出来了,她离开,然后用嘴含住了我的分身,舔了我的小头一口,立刻如喷射出来,我舒服了,她挑衅似得看着我,咽了下去,嘴边还有一些我的子女,淫荡极了。
[/p]



赞(1)


百站百胜: